报导:戴慧怡

自去年团康导师性侵案后,近日又再爆出法师性侵,两起案件都涉及中学生。这些案件大多数的受害者不敢申诉,导致案件在受害者日积月累以后才被揭发。人人都说跟施害者说不,但却不知道受害之后的处理方式。

性侵案不只是在社会上发生,校园也会存在性侵犯者。记者采访大同韩新传播学院4名学生,听听他们的想法。

每个人都可能是受害者

即便没有经历过性侵,但大多数的同学依然不排除在校园内会发生性侵案的可能性。他们认为,现今的受害者不只是女性,男性也有可能遭受侵犯。只是受访的男性同学认为本身具备抵抗能力,若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有能力逃离。

同学之间相处,对同学的品性也有一定的了解,黎嘉敏认为身边的同学都品性良好,相信他们不会犯下这项罪行。但个人还是会时刻警惕,尽可能避免,比如不单独跟同学在一起和避免跟同学进行过于亲密的触碰。

在犯罪发生之前,郑泓安希望校方可以教导同学们有关性侵犯的知识和基本的防范措施。比如一些身体上的敏感字眼,避免已经被侵犯却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侵犯。

“可能会发生语言上的性骚扰呢。比如说对方说想要触碰我的海绵体,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是海绵体。“

我们常常会混淆性侵害与性骚扰。一般来说,性侵害是指加害者以權威、暴力、金錢或甜言蜜語,引誘、脅迫被害人與其發生性行為。违反对方意愿的猥亵和性行为都是性侵害。

6933.jpg_wh1200
掌握有关性侵犯的基本知识 (图片来源http://699pic.com/tupian-501046933.html)

谁是可信任的援手?

“若不幸成为受害者,你打算怎么处理呢?”提出这道问题时,4名同学都犹豫了一阵。嘉敏回答:“立刻跑。”

4名同学都选择向最信任的人申诉,是家人,也可能是老师。同学们都希望最信任的人可以帮助他们处理受害问题。黄忠鸿说,报警是为当务之急。但有的同学选择自己去收集犯罪证据,担心向老师或警察申报之后会不了了之,把案件搁置一旁。

“因此收集犯罪证据才能推动案件处理。“吴嘉恩说。

TB1jLlPGpXXXXbnXpXXXXXXXXXX_!!0-item_pic
收集犯罪证据推动案件处理 (图片来源https://www.tmall.com/mlist/regular_br5glt6afC4w6Of1M_OQdZOfHFNrSgMrU77PR6RRyvU.html )

吴嘉恩也希望学校可以做好保密工作,避免告诉同学自己是受害者。也希望校方可以给予辅导,因为已经受害,重要的是不要留下阴影伴随一生。

若犯罪在校园发生,4名同学都希望校方能介入,并完善处理,避免留下后患。

受访者:郑泓安(二甲班广电系)、吴嘉恩(一乙班新闻系)、黄忠鸿(一乙班广电系)、黎嘉敏(一甲班新闻系)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