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homosexuality, same-sex marriage, gay and love concept - close up of happy male gay couple hugging and holding rainbow flag

报导:张芷晴

LGBT一直是各国持有争议的课题,而在我国更是闹得沸沸扬扬。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慕扎希,他指出我国法律是不支持LGBT群体,更是要为这些群体提供治疗及改造。由此可见,这个社会对待异性恋和LGBT群体的双重标准:以异性恋为参照基准,而LGBT群体就是不正常的、不对的,甚至是不道德的。

而LGBT群体除了在日常生活中被别人当做是 “不正常” 以外,有的在职场上还会遭受异样眼光和不公平的待遇;有的甚至因为旁人的反对,在自己感情的道路上都会遇到阻碍,无法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些种种对他们的伤害,他们需要有多大的内心才能继续走下去?

LGBT群体只是取向不同,其他方面他们跟普通人都是一样的,但是很少人会去关注这个群体,自然也不知道他们在社会上都遇见了什么样的问题。

Tan,34岁。她是位同性恋者,原本以为找到了能携手一生的伴侣,但对方最后还是抵不过旁人的异样眼光而选择结束这段恋情。至今为止,她也没有勇气在众人面前承认自己是同性恋,甚至连真实名字以及照片都不愿给透露。由此可见,她非常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世俗的异样眼光造成她无法在众人面前做最真实的自己。

 

害怕受到歧视,不敢说出真相

她说,自己在中学时期的时候,才开始发现自己的性取向与普通的女性不一样,但她害怕如果把一切都告诉身边的家人、朋友,她会受到歧视或是给家人“丢脸”,因为她的家庭属于传统式的家庭,会从小灌输她女生应该贤良淑德,这造成她完全不敢把真相告诉家人。但家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常会给她买裙子,较女性化的衣服,这使她非常不舒服。

直到她中学毕业以后,亲戚们一直介绍对象给她,刚开始的她也尝试接受,想着可以如家人所愿,当个良家妇女,但她最后还是无法忍受这种不是她取向的关系,且不想亲戚们白费“好意”,她还是选择了向家人坦白。

banner-lgbt(图片摘自网络)

 

选择搬离家里

刚开始时,她的父母非常生气,尤其是爸爸,他们会认为除了一男一女以外的关系,皆是违反了上天给我们的权利,不传宗接代,会遭天谴。

“我姐姐就一直在影响我,希望借助灌输我一些正确的关系,可以让我知道走正路以后会有多幸福。”这一切对于当时的她来说是非常痛苦的,她已经对自己的未来毫无自信,还要面对家人的反对,一直逼迫她“归正”。

在她22岁时,为了不再被家人施压,也不想再与家人撕破脸,最后是选择搬离家,到外头自己生活,为的就是能让彼此都冷静。她说,也许是少了回家,家人开始放下对她性取向的执着,虽然还是会偶尔叨念几句,但语气已经不像之前的那么激动了。

 

第一段感情无疾而终

因为家人渐渐地不再反对,她也开始自己的一段恋情。这段感情开始于她23岁时,她们是因为一个职业交流会上认识的。

最初时,她并没有想过要与对方恋爱,她们一直都以朋友来相处,但日子久了,或许是日久生情,她们的感情已经超出一般的友谊,而是情侣。她们的感情并没有向任何人公开,包括她们的家人,在别人眼中,她们就像是感情深厚的闺蜜一样。

她们这段看似闺蜜的感情,维持了4年之久,她以为时机已成熟,能够像家人公开这段感情,但她想法已有,话都还没说出口,对方却传来结婚的消息。原来是对方的家长已经怀疑自己的女儿性取向 “有问题” ,特意为她安排相亲,还计划短时间内办婚礼。

她坦言,对方之前都对她只字不提,甚至结婚的消息也是通过别人口中才得知的。“其实我那时候真的很心痛,我以为我们已经稳定的感情了,但最后还是抵不过世俗成家的想法。我也有要约她当面对谈,但是都被拒绝了,她的家人还打来叫我不要骚扰他们的女儿。”

她也说,自己很意外有被邀请出席婚礼,她当时是挣扎了一段时间才决定出席的。她解释说,自己出席婚礼不是要捣乱还是让别人难受,而是她真心祝福对方,既然对方选择顺从家人的安排结婚、组织家庭,那她唯有尊重。

“对方现在已经有了一名3岁的孩子了,家庭幸福美满,虽然我们已经没有联络了,但知道她过得不错,那就足够了,就当一切是一场美丽的梦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