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黄宇宣

在校园里你应该会遇到一位佩戴圆框眼镜、身穿朴素暗色系T恤、高袜配上厚底鞋、单肩背上帆布包,胸前挂着一部单孔相机的潮男潮女,让人想立马给他们贴个“文青”的标签。意想不到的是,我们眼中的文青大多数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不想被大家称为“文青”。这是为什么呢?

不想当别人口中的“文青”

刘锦瑜,23岁,就读韩新传播学院广电系,是班上文青的代表,可是她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很多人都说过我是文青,可是我不喜欢,因为现今文青是贬义的,听到会觉得 ‘难道是我看起来、相处起来很做作吗?’,导致我会特别去反省自己。”

文青在她表示文青在别人眼中是个爱阅读与写作的大马好青年。
她认为现在文青是贬义的,听到会特别去反省自己。

区伟铭,21岁,就读韩新传播学院新闻系。在别人眼中是个爱阅读与写作的大马好青年。他表示,大马90后对文青的批评其实很负面,文青一词对他们而言是个贬义词。他们都认为文青就是在装高尚,然后没有任何实务技巧,文青多数都是理论派,更会指责他们无法带来经济上的成长,将他们排挤在主流圈子外。

他还说道,他不是文青,他更向往成为知识分子。比如说他自己本身会常常看书和写作,同时他也喜欢嘻哈和喝酒,那他还算文青吗?

同学脑海中的“真假文青”

我们采访了几位学生,要他们谈一谈对“文青”的印象和概念,而他们自己又会如何定义别人最爱贴的两张标签,分别是“真文青”与“假文青”。

伟铭同学说,他对文青的定义就是他们从内到外都必须是彬彬有礼、脾气很好及谈吐优雅大方,并且一定有阅读。对假文青的看法,大概就是那些从不阅读,只会在网络随便抄来几句语录,然后附图上传到社交媒体上。

17352234_10208234492250256_620671158562505797_n
他对假文青的看法,大概就是那些从不阅读,只会在网络随便抄来几句语录,然后附图上传到社交媒体上。

锦瑜同学认为,文青就是喜欢文艺类和文学,甚至是比较深层的知识;而假文青就是为了‘融入’文青世界,所以会时常靠‘装’和‘扮’去实践出文艺类的事物。

23.jpeg
文青就是喜欢文艺类和文学,甚至是比较深层的知识。

张芷晴,19岁,就读韩新传播学院广电系,她说:“我觉得我们班上有一位女生是个文青。我认为她是个很有知识的女生,成绩也很好,提出的想法和意见也都非常实用的女文青,是我们班上眼中的学霸。所以,我认为文青会喜欢文学、爱看书及听歌等,他们比较爱静派活动。”

她眼中的假文青通常都爱拍照,也是当今所谓的“装逼照”,而且目的是希望让人注意到他们。她也提到,假文青感觉上就是那些平时不怎么样爱看书的人。

梁俊杰,23岁,就读韩新传播学院广电系,曾留学于台湾社会学系。他身边有好几位文青,他也认为真正的文青不管是台湾人还是大马人都是一样的,文字运用上都很厉害。

20 (1)
假文青就是一般认为自己难过的时候,利用文字表达却不怎么样的人,处理文字上并不细腻。

“我见证过他们完美地组织句子结构,句子都非常有感觉和深度。相反地我认为,假文青就是一般认为自己难过的时候,利用文字表达却不怎么样的人,处理文字上并不细腻。”

同学们都似乎一致认为真正的文青是离不开文字与知识的,而假文青则是不管装得再像,他人的文艺指数和知识水平都能轻易地被揭穿。

歌手张悬:“文青如果去掉了实践,他就是个贬义词”

歌手张悬在台湾是大家公认的文青,懂得欣赏文艺的年轻人都会听她的歌。她曾在接受Y!oung报采访时,针对现代“文青”一词做出不同的见解。

她认为,“文青”就是跟摇滚、名牌,或是跟女生胸部大小是一样的,炒久了,基本上是一个再也没有任何意义的标签。所谓的知识青年或者是文青,现在是泛指你追求某种价值观,而不是真的在实践某种价值观的年轻人们。

“文青两个字其实对我来说,去掉了‘实践’,它就是个贬义词。”

张悬认为文青追求的不是“看上去很美”的东西,而是正切相信一种价值观,并在生活实践出来。

maxresdefault
她认为文青两个字去掉了‘实践’,它就是个贬义词。

大家似乎都认为文青的特点就是大量阅读,更是一个充满内涵和富有知识的青年,由此看来,“文青”一词与“知识”是脱离不了关系的。一个真文青,他们的思想与行为会因平时累积的知识而散发出所谓的“文艺气息”,也拥有清楚的价值观,假文青装不了,文青更是假不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