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邝雪镁

大图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常常听人说现实总是和兴趣有段距离,推开大门迎面而来的人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大马嘻哈饶舌组合慢行(ManHanD) 团员之一McBee(彭義秦)。如今的他是一间创意制作公司的合伙人,而与他一起的工作伙伴还有导演和艺术创作者。

McBee是大马首个中文嘻哈粤语饶舌说唱组合《ManHanD慢行》的成员。ManHanD于2006年成立,慢式饶舌以社会大环境为主题,歌词让人深思。2009年以《漫游世界》一曲横扫大马各大电台排行榜,更获得全球联盟台颁发之全球华语歌曲排行榜之大马杰出歌手奖。音乐作品也流传到香港及深圳多个地区,更一度与他们所敬佩的香港饶舌摇滚乐队组合LMF同台演出及被赞赏。

ManHanD在2015年宣布单飞不解散,成员各自延续音乐的精彩,有的发个人专辑,有的开班教授DJ技巧,也有的继续创作。McBee则开了公司,当上老板。

McBee回想搞乐团时期,声音沉了一下说道,“玩音乐在这里很难生存,即使你拿很多奖或者名气很高,但在这里名气与收入是不成正比的。”

全职作音乐的日子,接的活动不定,有时一个月有好几场,有时只有一场,有时甚至没有。对于有家庭的他来说,音乐是兴趣与生存的冲突,也让人对马来西亚乐坛感到唏嘘。

他比喻在大马做音乐是“三更穷五更富”,现在的工作则“至少不用烦三餐”。

图五
McBee认为HipHop是一种生活里所演变出来的哲学。

年少出社会做偏门

“72行几乎做齐”,McBee 15岁就离开学校出来社会工作,修冷气、做泥水、销售员、贩卖盗版光碟、大耳窿通通都尝试过。每一份工作都是一次新的挑战,当时做正行的MC Bee,工资少时间长,搬搬抬抬耗费很大劳力,却眼看一群做偏门友人,每天睡到日已三竿,工资高还有车代步,对比起自己的正行工作差别很大,他开始厌倦自己的工作,慢慢地受到了身边人的影响走进了偏门这个五花八门的行业。

“里面就好像森林一样,有很多猛兽”,MC Bee是这样形容偏门这个行业,提到偏门他连哇了两次接着说,“如果你做错一件事说错一句话分分钟会死的喔,里面会有这种问题出现”。尽管在正行里也会遇到烦心的事,但都不比偏门的来的严重。

在McBee那个年代,到处都是“山鸡”、“陈浩南”(电影《古惑仔》里的角色),这种情况再正常不过 。他在18岁那年有了孩子,为了赚取孩子的奶粉钱,他只好继续呆在偏门的行业。

直到有一年,全国警察大扫除扬言要全面杜绝偏门,当时McBee工作的公司也因此倒闭了,失业的他再次转换许多不同工作,工资从几千块一个月变成千多块,对已有家庭的他来说一时难以适应起来,于是他一直想办法赚钱。

四天监犯度日如年

偏门很多门路,新年卖衣服卖鞭炮是正常不过的事,就在一年的新年,他接了一整车的鞭炮订单,在交货的路上被警察拦截了下来,并连人带车还有妻儿一同被带去警察局,那条路他还记得是Jalan Gasing 。

“那时我真的很自责”,他声音沉得让人伸直腰不敢发出声音。是有心人陷害他,在向他下订单买鞭炮后便报警,然而面交的地点只有两人知道。

在被扣留的第二天警察传召了他问起拿货的地方,在毫无防备情况下,McBee就被蒙住双眼然后遭到暴打。重义气的他并没有把朋友给供出来,所以被打得更是越狠。那整整的四天在扣留所McBee用了“度日如年”来形容,与不同背景的牢犯共度一起,甚至吃喝拉撒都在同个空间,到了晚上睡在地上更是特别难受。

后来所幸遇到一位华人警察和友人的帮助,最后没有被入罪。眼见在牢房被打得脚肿得走不到路,朋友便询问是否要向施暴的警察提告,他心知是不可能告成,加上昂贵的律师费因此拒绝了。后来的MC Bee不再做偏门,同时也走到了人生的绝境,在没有办法之下,又做了借贷(收数)。

盗版光碟开启音乐之路

最有趣的是McBee因曾经贩卖盗版光碟,在夜市摆档总是会把光碟的歌曲疯狂的播放吸引路人买,就在那时他狂炸香港摇滚乐团Beyond和地下嘻哈乐团LMF的歌曲。

大家都知道Beyond的歌曲是在宣扬和平与爱、对未来憧憬和盼望、追求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矛盾,而LMF的歌曲虽然参杂了许多粗口,但坚持表达最真实的一面,歌曲也时常提到许多社会问题等等。

边卖边听边唱,这些翻版光碟的歌曲就那么的刚好反映了McBee当时对社会的不公,对未来既渴望又不安的种种生活问题。于是乎就深深的在他心里种下音乐的幼芽,他慢慢的开始学习音乐,学习写歌表达自己的想法。

上天总是公平对待每一个人,因McBee的经历比一般人来的多,而造就了他在创作写词方面都特别让人起共鸣,如果当初没有不堪的经历,也没有贩卖翻版光碟,那么还会有如今的McBee?

后来,他半做半写,遇到了贵人投资出唱片,也因缘分在2006年与ManHanD团员组合起来,从此开启了音乐之路。McBee的创作歌词多数是对主流社会的批评,他认为HipHop是一种生活里所演变出来的哲学。

他提到60,70年代黑人属于底下阶级一直被人歧视,但偏偏这群草根阶层却比别人看的更多,他坦言本身是写不出关于梦想世界美好的歌,因为现实更本没有所唱得那么美好,然而在HipHop里可以真实看到或体验到生活不是所想象的美好。

他写过一句歌词“我一年365天是虐待着你,我给你一个小时休息”,讽刺全球关灯一小时的活动。他认为,保护地球应该从日常开始行动,而不是治标不治本的关灯一小时。

大马音乐市场的难生存

ManHanD对音乐坚持独特理念,创作的音乐也融入社会批判,在马来西亚属实难得,好品质的音乐在市场却难以生存。

“其实是悲哀的,好像ManHanD是有一套本身的特色,可是是悲哀的,悲哀的是没有人去跟着,我们没有办法影响到新一代的人去玩rap”,到后来就连拿奖心里还是很不开心,“觉得又是我们,就证明我们这种类型没有办法扩大,如果我们没有了就从此没有了,所以觉得很可悲。”

对比写歌作词,现在的MC Bee不断在学习如何经营与管理公司,他形容自己是“烂仔”出身,书没有读得很多,然而从事这份工作需要接触许多文字报告工作,由其是在一众老板面前介绍与呈现作品时更是挑战。

“我以前玩音乐的时候是没什么见人的,也不需要面对人那么多,相比现在这一行要去做生意去见客人见很多的不同的人”身份的转变不得不让他一再的从过往玩音乐的习惯和性格给跳出来。

图一
McBee工作室摆设着许多玩具。

心系音乐创作

虽然如此,心里还是惦记着音乐的McBee期间有接一些商业歌曲写,不过对他来说是一个冲突位子,因为商业歌曲的内容已经固定好,而不是他本人所想写的东西,基于客人要求他也只好听从客人指示去服务。生活里难免会遇到想法不一的无奈,从另一个角度想,也是一种平衡线的挑战。

他再次强调音乐依然是最大的兴趣,有朋友把做好的音乐让他填词,两三年了,词迟迟未填上。他笑说这段期间很矛盾,写了又改,改了又写,让他怀念起在ManHanD的日子,除了睡觉就是写歌完全进入自己的世界。

他打趣说除了时间以外,写歌靠“缘分”两个字,“倘若当时心情刚好,或者遇到刚好的情况,一切与音乐结合一起就能成为一首歌”。

McBee从小因家庭背景复杂而提早踏入社会,接触了不同的工作,进入了偏门,尝尽苦头,卖翻版光碟,被LMF的音乐影响而选择了音乐之门,难得找到了人生的兴趣,创作了不少好音乐,却因市场问题,只好转行学做生意。

他遭遇再多困境仍然无所畏惧,如戏剧般的经历让人佩服,套一句电影《分贝人生》的标语“生命如何出手,活着就有出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