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芷盈

bty

SAM在要接受访问前,有问过我,需不需要穿上一件外套。虽然在我说了没关系后,他还是把外套给穿上了。他用外套遮上了他那布满纹身图案的双手,也许是因为我国拥有多元文化,也许是因为我国还是存在着某些保守的思想,也许可能仅仅因为想尊重这次的访谈。

其实纹身有分两种类型,一种是正规纹身,而另一种则是非正规纹身,而它们之间的差别在于卫生上的处理和是否有营业执照的存在。当然,非正规纹身因为在伤口上的清理不当和器具的卫生问题,使人患上丙肝病毒和艾滋病的风险较高。

SAM曾在中学时期从事汽车电路技师,但发现这个职业并不是一条属于他的道路。他在14年前,开始接触一些非正规的纹身,之所以对纹身有兴趣是因为当时借了朋友所制作的纹身机来玩,渐渐发现自己对纹身产生了兴趣,从而去拜师学艺。

他在2006年的时候才开始接触正规的纹身,他回想起当时刚开始入行的时候说:“刚开始做这行的时候嘛,第一次为人纹身肯定会怕,会发生手抖和跑线之类的情况。”他在刚开始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瓶颈,所以很多时候都是靠自己慢慢摸索和研究纹身的手艺。

极致的纹身风格

其实我们在纹身前,必须清楚地知道纹身师的纹身风格,因为并不是每一位纹身师的风格都会符合顾客的口味。也许能这么说,我们总不可能拿一些很彪悍的图案让属于小清新风格的纹身师纹,因为纹出来的图案可能不是你要的那种感觉。

如果说SAM的个人风格,反差其实是还蛮大的。他其实比较偏向于纹些柔软的东西,但并不表示他不会纹硬性的图案,而之所以说他反差大,是因为他纹的图案不是柔到极致就是硬到极致,并没有所谓的“中间点”。他还打了个比方说:“有时别人要纹的那个位置,他会使用到八十巴仙的黑色,只有那仅仅的二十巴仙是原本的肤色而已。

其实有时候顾客需要遮图和改图的话,他多数都会直接在他们的皮肤上画图,而有些顾客比较信任他的话,就会让他在自己的皮肤上自由发挥。当然,也会有些顾客会要求他先起稿给他们看,然后才进行纹身。其实一副纹身久了,颜色自然会慢慢地稍微比较浅。他觉得其实就算没有补色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对SAM来说,他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不会在乎纹身的颜色脱到什么程度。他表示顾客一般来盖图通常都是因为他们纹了些很糟糕的图案。

bty
纹身前,必须清楚地知道纹身师的纹身风格。

纹身是身体的印刻

在翻看SAM的面子书的时候,会发现低调是SAM的作风,他在面子书上传的作品都是搭配一些比较日常的文字,不会说哪个是用来多久时间和什么方法纹的,配上的文字既不会喧宾夺主,也能使人更贴切他的作品和他的性格。

当然,每个人对纹身的态度和意义都不一样,可是SAM和他老婆对纹身的意义是有趣且会让人不自觉地认同的。

“站在我的角度来说,纹身可以把一副画移至你的皮肤上,这对我来说它就是一个永久的东西,它可以陪你到老或到走的时候的一个东西。换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的话,看你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这个是很重要的。”

SAM与他的老婆在这点上有一样的共鸣,他老婆CANDY说过,人死后没有东西能带走,唯一能带走的就只有你身上的纹身。这让我不免想到,其实航海的水手们几乎都有个人的纹身,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一旦不幸遇上船难后,脸会被海水浸泡得谁也认不出,只有身上的纹身是亲人能认出他们的标志。

不被刻板观念束缚

SAM表示在70 至90 年代中期,那时候不管在自己身上纹一个字都好,别人就会把你当成帮派分子之类的。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种埋藏在你脑海的一种印象,你会认为有纹身就等于这个人很坏的一种刻板印象。他又给我打了个有趣的比方, 如果我长期和你共处吃东西的话,我每天把我的水交给你,给你喝,久而久之你就会习惯我。如果某一天我把这杯水交给c君的话,你会突然的骂我,你说为什么你把我的水交给c君,这个我们就叫做理所当然,你会觉得理所当然因为你会觉得那杯水原本就是你的,而这就是所谓的刻板印象。

当然,虽然纹身目前普遍地被社会接受了,但多数人对纹身的刻板印象还是存在的。刻板印象跟纹身一样,在被烙上后就很难轻易更改。

“纹你所爱,爱你所纹。” 通常他会跟顾客这样说。他说,选择你自己喜欢的东西纹在你身上,因为这图案是跟在你身上,而不是人家的身上。尽量不要耳朵轻,因为有的人明明就是很喜欢这个东西,然后因为每个人的审美观都不一样,所以有的人会听朋友的意见而去犹豫不决。纹身里面的图案过千万样,所谓各花入各眼,所以希望各位能纹你所爱,爱你所纹。

Advertisements